王彦霖 | 野生而炙热

作为鞍钢子弟,王彦霖身上带着东北特有的厚重能量,亦有着钢铁般的炙热和浓烈。再经历过电影《紧急救援》的磨砺,如今的他,成为了更饱满更有味道的男人和演员。

王彦霖 | 野生而炙热

王彦霖

科班的野生演员

“我一直演偶像剧来着呢!”开场没多久,王彦霖如此说道。

秋日的午后,他在化妆间边化妆边娓娓道来,整个人非常松弛,“我最近瘦了。”

可能此前,人们很难把王彦霖跟偶像剧联系在一起。毕竟他在引起关注的《无心法师》和大火的《楚乔传》中,都是迷人又可爱的反派角色。加上他在综艺《奔跑吧》里“东北道明寺”太过出圈,更让人觉得这个人,可谓包袱满身,笑果连连。

其实,他第一部戏就是陈铭章导演的偶像剧《我的灿烂人生》。现在又刚杀青了《青春客栈》,可以说他对拍青春戏并不陌生。但谈到角色的情感经历,他也好不掩饰地说,还是觉得演起来不容易, “因为我没那么多情感经历。”

但紧接着,他便一本正经地开始“传授”做功课的经验:“所以要看偶像剧学习,《流星花园》《蓝色生死恋》……毕竟我在《青春客栈》里的角色相当于花泽类来着。”

为这部戏,他已经换掉了因为《火锅英雄》而留的寸头,变成了偏分。很多人对“爱豆”这种标签避之不及,可他却偏不。“因为我是具备爱豆气质的演员”,他的话语里对偶像艺人一样尊重,“当爱豆也很辛苦,技能得全面,休息时间又少,身兼数职还得扛住疲惫,做什么都挺不容易的。”

这终究还是因为,他把自己的演员身份,夯实得又牢又稳。

就在拍摄前几天,他入选了第35 届大众电影百花奖“星辰大海”电影频道青年演员优选计划候选人。

参加百花奖颁奖典礼,用他的话说,也是体验了一把当爱豆的感觉。“来了不少偶像艺人,粉丝们追着他们在门口堵着,我经过时觉着像堵我,一瞬间有爱豆感了。”

有一些人认出了他,他称呼为“我的影迷”。

提到偶像,王彦霖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偶像的。不过他的偶像是像李雪健和刘佩琦那样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。比如在百花奖上,看到了前辈陈道明他就会特别开心地去分享那一刻的兴奋心情。

东北男孩王彦霖的身上始终有着超强的毅力。经历过接不到戏的窘迫日子,他曾跟经纪人说,未来只要不光吃酱油拌饭就都是好日子。而后来凭借《无心法师》《楚乔传》终于被人熟知,终于他开始挑大梁演男主。

接下来他待播的四部作品中,有三部院线电影。

在电影《紧急救援》和电视剧《蓝盔特战队》里他都是硬汉角色,分别出演特勤队员与维和部队军人,而在电影《日常幻想指南》中则出演小偷,电影《幻境猎手》里又成了一个杀手,这些天差地别的角色,光是听起来都让人充满期待。

如今,你已经很难再想到他是由偶像剧入行的,为什么没有被限制住?

王彦霖 | 野生而炙热

王彦霖

硬汉的脆弱感

“因为我是野生演员,科班的野生演员。”

野生其实并不是什么坏词。野生意味着生命是饱满的、炙热的,某种程度上也是自由的。

王彦霖是典型的鞍钢子弟:家人在鞍钢上班,顺理成章地他也生长在鞍山。因为平时不允许小孩子进入厂区,厂区对他来说就有种挥之不去的神秘感。周末如果能和小伙伴偷溜进去,他说那就像进了实验室,有寻宝的感觉。

那时候大家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,邻里之间就像亲人,孩子们经常聚在一起玩。那时他还是个调皮小孩,但很自由,也儿点过红脑门。喜欢在鞍钢厂区的后院用竹筐烤地瓜、烤土豆。

这段成长经历对他最大的影响是,在那个环境里接受到的都是炙热的钢铁般的红色的东西,于是它们也传递到了他的性格里。

正因为活跃而炙热,他最想演的反而是那些更贴近生活的平凡人,比如外卖员、出租车司机。走到哪里他都喜欢观察,坐车的人、街边的人、服务人员等等。

在他看来,电影中饰演的赵呈是个“大人物”。虽然他的职业离大众日常很远,可他的一切都和落地的生活紧密相连。赵呈是个勇敢无私的人,舍己为人,把别人的生命看得比自己的还重要。“他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情”。

所以王彦霖也要这么做。

在林超贤导演的新电影《紧急救援》里他出演的是一名特勤队员。“上天下海”的拍摄经历,也是个巨大的考验。

拍摄跳飞机救人的那场戏时,尽管恐高的他说自己当时整个人都傻了,可他还是做到了从十几米的高空往下跳,但他知道必须让自己克服恐惧,“因为赵呈这个角色他是不害怕的,我就必须什么都不怕。”

这不是第一次和林超贤导演合作了。很多合作过的导演都会和王彦霖产生“1+N”的合作后续,譬如陈铭章导演就和他合作了有五六次。林超贤则是看了他的第一部大荧幕之作《火锅英雄》后主动找他出演《红海行动》。

而对于让王彦霖在《紧急救援》中挑大梁这件事林超贤也如是说:“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非常拼的演员,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全,而且他每一次去做一件事都会尽他所有能力。所以《红海行动》跟他合作了一小段之后我就确定要请他来演《紧急救援》。我欣赏他身上的冲劲,基本上你跟他说怎么做他都不会说不。”

他的身上,有着难得的炙热饱满的拼劲。

整部戏没有动作替身,只有帮忙试光或走位的“光替”。后期在墨西哥拍水下戏,“杀青那天的最后一个镜头是我一个人在海底完成的,没有别的人跟我下水。一是水深的原因,二是技术原因,为了避免穿帮,周围不能有别人出现。”

那一次,让他感觉几乎嗅到了生死关头的气味。当他终于从水里露出脑袋时,他看到现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给他鼓掌,而他的第一反应是,“我当时就哭了。”

那一刻他说感受到一种巨大的脆弱感,“很多时候你不知道下一秒是开心还是难过,你不知道身边的人会不会突然就离你而去。”

这种敏感,不得不说,也是一名演员身上最优秀的魅力之一。

这部被疫情延误的电影,再次定档在了整整一年后:于2021 年大年初一上映。但提及因疫情档期延后的感受时,他笃定而自信:“我觉得好片不怕晚。”

王彦霖 | 野生而炙热

王彦霖

迎风前进,蓄势待发

拍完《紧急救援》,王彦霖发生了一些改变,首先是身体上的疲惫感击倒了他,其次是精神上的脆弱和焦虑。

那是在2019 年的下半年,当时疫情还没到来,世界依旧明朗而乐观,但他的世界暂时暗了几个色调,焦虑和恐慌感时而压来,他常胡思乱想。

外界看不到这些情绪。因为综艺感十足,他总是被看做作一个搞笑、乐观的人。其实私下的他偏内敛更多,也一直在强调自己不是个搞笑的人。“有时候我闪现的一些细节会让人觉得有意思,但实际上,我生活里很平常,并不是个很有梗很搞笑的男演员。”

而综艺感,他认为是把从生活里挖掘出的幽默细胞带到了镜头前面。

他自认内向,“我平时生活里还是挺安静的,我愿意放空,愿意闲着,愿意独处。有的时候我也很佩服我自己,像个黑洞一样深不见底。也许我的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自己,会突然走出来跟所有人say 个hi。”

焦虑的那段日子,他学着疏导自己,找朋友聊天,增加运动量,陪伴家人,减少独处的时间。

他也经常去爬距鞍山市区不远的千山,那是长白山的支脉,是国家5A 级风景名胜区。爬一爬山,出一身汗,感受一下一览众山小的体会,会让他觉得自己的烦恼都变小了。

生活变得健康而有序,除了爬山、跑步、游泳,他也看片,给自己充电。尝试着尽量吃素,开始在意营养均衡,让身体轻盈健康起来,也用减少碳排放的方式来善待环境。

等到2020 年疫情来临,很多朋友在宅家期间陷入焦虑情绪时,他反而已经自愈,开始帮朋友疏导心理了。

休息半年后,王彦霖回到北京,隔离后又开始了进组和录综艺的日常。

那些看似艰难的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,可他并不觉得就可以完全放松、高枕无忧了。“不仅仅是演戏,还有别的工作,我觉得都是得认真一些,多琢磨一些。有时工作会带来疲惫感,疲惫感一强有些东西就容易忽略掉,所以还是得有一些能量储备。多休息,把工作做好。”与此同时,不拧巴的他也懂得适时地随遇而安:“生活当中有些东西可有可无,就顺其自然。”

王彦霖 | 野生而炙热

王彦霖

Q&A:

入选 2020 年度“星辰大海”计划,这种被盖上章的感觉怎么样?

王彦霖:我倒没想那么多,年轻人得有自己的梦想、追求,电影频道给了这次机会,还是有很大的动力,得多向前辈学习,使点儿劲。实质的好处就是可以看到更多年轻导演的作品。

已经出演了《紧急救援》这类备受瞩目的电影,现阶段为什么还会接青春剧?

王彦霖:这得问我经纪人。我觉得她可能是想让我当爱豆。嗯……我也觉得我就是个爱豆。

为拍摄《紧急救援》有经历哪些特殊训练吗?

王彦霖:开拍一年前,我就开始给自己进行针对性的潜水和游泳训练,开拍前一个月又进组开启集中的体能训练。也会累到崩溃失眠。一天练三次,早上练腿,中午有氧,晚上练胸肌。

听说你恐高,拍摄跳飞机的镜头时什么感受?

王彦霖:实在太吓人了!当演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。

疲惫时如何让自己保持状态?

王彦霖:最近最疲惫的一次是去成都录《元气满满的哥哥》,因为水土不服拉肚子,有点儿脱水。这种时候最能给我能量的是睡一个饱觉,再给父母打个电话,然后就能元气满满了。

统筹:郭士语 / 采访:细补 / 服装造型:杨凌宇 / 摄影:韩雨 / 妆发:齐继涛

现金网彩票-现金网代理-老虎机现金网-推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