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如果有一台时光机可以和十年前的自己隔空对话,王安宇选择轻巧地说“要玩得更快乐一些哦。”而面对未来,他对自己的诉求与期望也很简单“你开心吗?”“要记得未来有很多快乐在等你。”

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王安宇

关于成为“大人”这件事

“最大的转变,是从学生变成一个完全的社会人,接受一切意想不到的考验。”带着青春气息的阳光撒在他的肩上,而这句看起来冒险感十足的话,王安宇是笑着回答的,带着轻快,像是一切准备就绪,等待圣战的勇士。

22 岁,名为人生的历险,从大多数人毕业时才会悄然开启,但王安宇的人生冒险,序幕拉开的似乎早一些,伴着低调沉默,以及恰到好处的机遇。命运齿轮总是在行进时带人悄然转变方向,一场网络平台发起的“最帅艺考生”的评选,让王安宇在掩藏星光的艺考大军里得到关注。

2016 年,他顺利通过了中国传媒大学的艺考,并拿到了高考614 分的成绩。从选择艺考到步入大学,按部就班,点滴积累,看似顺理成章,却也有着迷茫时刻。

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王安宇

关于变成大人这件事,“责任”是被他反复提及的,“首先要有能力对自己负责,才能去分担朋友、家人的责任。”和很多艺人“年少即追梦”的清晰追求不一样,18 岁的王安宇,在刚踏入圈子的时候有过不安与疑虑,“那个时候有些迷茫,不太知道自己选择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,前景如何,机遇怎样。那段时间要做的事情有很多,尤其是签公司后,培训和自我充实会占用绝大多数的时间。”一切事务像潮汐般涌来,除了学校课业压力,王安宇也在自己对未来的选择里探寻答案。幸运的是,“但现在看来,我的选择没有错。”某一个瞬间,你也能有一丝体会到王安宇有关自我的肯定与骄傲。

如果能和过去的自己对话,“一定要玩得开心哦。”稚气无烦恼,生活心向阳,成年后的酸甜苦辣,不必追溯矫正,好让未来轻松。而关于未来,“如果能和未来的自己对话,我一定会问他,你开心吗,相信你那时候也一定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我希望自己永远是个快乐的小孩,但有时候,人会不得不变成懂事的大人。但无论如何,还是快乐最重要。”

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王安宇

“一路中庸,但绝不平庸。”

习惯记日记的王安宇,也写得一手好字。“记日记不是爱好,是我的一种习惯,自己偶尔想到什么,会定期记录,因为它反应了我当下的状态。回看文字的时候,很多场景也会重新涌现。”在加速化的互联网时代,鲜少有人拿起纸笔,用纯粹的文字内容记录生活和情感。这样朴素的方式,在如今像是一台时光机,带人穿越时间,回溯过去,期待未来。

王安宇是一个很享受独处的人,也习惯通过文字的方式,与自我对话,或者记录生活本身。其实我们都知道,这是他对情感和状态留存的一种方式,和文字的独处,可以让我们窥见这个大男孩对自己的认知、更新与自省。

这个18 岁时懵懂不安且拼搏的少年,在19 岁,在日记里写出了一句蛮让人意外的话:“我有天赋,也有时间,毕竟我自命不凡,并且今年19 岁。”少年人天生的自信,对梦想的追求,带着对自己的期望,甚至还有那么一点野心壮志,向世界宣告。王安宇身上的信念感,是刻在骨子里的,像是热血不知疲倦的少年,王安宇靠着这股韧劲儿,一路向前。

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王安宇

《梦回》在去年播出完结的时候,让王安宇的事业,有了新的突破。王安宇饰演的十三阿哥身处诡谲的朝局之中,却依然温润良善、热情似火,喜欢茗薇就认真去喜欢,“认定的事情,就要去努力实现。”这一点是共通的。“作为演员,拥有同理心和共情能力是不够的,还需要和角色独处。在每部作品开拍之前,你要做很长的铺垫。”

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阳光积极、热爱健身的王安宇,有一个看起来“不太大众”的爱好—凌晨骑单车散步。夜晚的静默总是能让人保持理智和沉静。“自己始终中庸,但是中庸绝不是平庸。虽然这两个词有同一个字,但意思却截然不同—可以说是对待事物的态度不同,我觉得平庸的人是消极的,中庸的人也不绝对是积极的,但一定是淡然的。”

卸下工作镜头之外,王安宇很乐于沉浸在平静的生活里,即便行程满满,他也会愿意花费时间在家居生活上,“无论工作有多忙,让自己能有一个舒适的状态是很重要的,疲惫过后产生的归属感,才能让人回归于平淡生活。”

王安宇 | 踏时间前行,人生不设限

王安宇

“踏时间前行,不设限是最好的。”

“其实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面包师,我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演员,一切都是机缘巧合。”这听起来像是每一个小朋友都会说的职业理想。不像其他人一样,给自己做过多的人生规划,从小便初见端倪。很多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,王安宇的生活也没有那么复杂。

不对自己的未来做太多的要求限制,专注当下,保持“螺旋式前进”是王安宇的生活美学。踏实做自己,诠释好演员的身份,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。“演员的定位不是依靠作品的数量做定义。”

谈及对未来的打算,他很诚恳,“每个人都希望自我价值得到肯定,你要有一个被大众认可且记住的作品或角色,才能称之为演员。这是我目前仍然要努力的事情,但不一定是我对人生发展的终极规划。其实往后还想去做导演,但目前还需要努力学习,所以在片场,也会偷偷观察导演在干嘛,算是偷师学艺。”

是啊,我们没有办法把人生变成一场简单的预判游戏,它更像是一个储藏梦想与美好的盒子,所以在成为“演员”后,王安宇偶有感慨,“这件事算得上是对我人生变动最大的抉择,是一种积极的变动。在很多年后,如果有机会,我还会把那份属于童年的面包师设想,变成现实。”不设限不等于没有要求,无论在成长的路上走多远,内心总有一隅,为懵懂的自己保留。

谈及理想中的人生状态,王安宇是能够保持初心,还很有烟火气的,“能够充实开心地工作,有自我价值的进步与更新,还能像现在这样,能够在凌晨去散步独处,听起来也很浪漫。35 岁的时候,可以不用担心经济,无论是家庭状态或者个人精神状态,都能安稳顺遂,然后才能在更久远的时间里,持续展望新的可能。”

编辑:张祎、摄影:haochen、造型:猪GK、采访:孙昭璐、妆发:思卉(DDJ STUDIO)、撰文:Irene

现金网彩票-现金网代理-老虎机现金网-推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