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磊 | 未知派对

派对不应该就是个社交场吗——通过一群人认识另一群人,通过朋友再结识他的朋友,觥筹交错,顺势扩张人脉关系。吴磊组织派对,我是说如果,可能会出现的主题是“睡衣派对”。“一群人收工后,聚在某人房间里,一起吃吃烧烤,喝点东西什么的”,然后我们来着重打量一下吴磊的睡衣,他的睡衣是全棉质地,只可能素色花纹,一整套,“用我姐的话来说,属于‘夕阳红睡衣’”。

吴磊 | 未知派对

吴磊

吴磊冲进房间,头发看起来乱乱的。

今早6 点他就被叫了起来,7 点不到从家里出发,车开了一个多小时,或许接近两小时,一路上都在睡回笼觉的吴磊并不能给出一个精确时间,最终抵达了距离上海市中心70 多公里的“滴水湖”,这个距离让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还处在上海地界内,但滴水湖又确确实实属于上海南汇。这个湖比1999 年出生的吴磊还要“年轻”些,它纯粹“无中生有”,是围海造出来的人工湖,呈正圆形。即便出生成长在上海,吴磊也不怎么熟悉这里。他慢吞吞地走到窗口,看了眼窗外不远处的平静的湖水,自言自语说了一句:“哦,这是滴水湖呀。”

没听到有谁回应,吴磊回身又环视了一下房间,选中一张沙发,直接倒头躺上去。“太远了,我要缓会儿。” 又稳妥地补了句,“一会儿我就醒了。”

吴磊 | 未知派对

吴磊

或许这种不太清醒的状态非常适合本次采访,我们讨论的话题关于“派对”,但此刻我们却坐在酒店房间内,化妆师和发型师忙个不停,哪有什么“派对”气氛啊。只能单刀直入对吴磊说:“好吧,不如,让我们假想一个属于你的派对,它会是什么样的呢?”

吴磊依旧看着镜面,迟疑了片刻。

接着,我们将会进入一场未知的派对,这场派对同样是“无中生有”的,用吴磊的话来说:“未知,才是最有趣的事情。”

“邀请谁?”

“半夜打来电话的人。”

吴磊 | 未知派对

吴磊

提到“派对”这个词,我们可以想到F.S. 菲茨杰拉德笔下的场景,发生在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一书中,当然对大多数生活在千禧年后的视觉动物来说,记忆里的印迹可能源于巴兹· 鲁赫曼的电影。

盖茨比的盛大派对占了整个第三章,详细记录下盖茨比豪宅的访客名单,用菲茨杰拉德的文字来说:“每天早上醒来都是面对一个难以形容的辉煌并且充满希望的世界。”

在他蔚蓝的花园里,男男女女像飞蛾一般在笑语、香槟和繁星中间来来往往……大批包办筵席的人从城里下来,带来好几百英尺帆布帐篷和无数的彩色电灯……7 点以前,乐队到达,绝不是什么五人小乐队,而是配备齐全的整班人马,双簧管、长号、萨克斯管、大小提琴、短号、短笛、高低音铜鼓,应有尽有……

“等一下。”吴磊摇摇头,尽快截住了这无穷无尽的想象,这不是他口中所谓的“派对”:“如果……只有这样才称得上‘派对’的话,我们的那种应该算是——‘茶话会’吧。”

茶话会,什么意思?是一群人坐在一起,静态聊天吗?

“差不多,我不喜欢特别吵的地方。”20 岁的吴磊拥有低沉的嗓音,“我也不喜欢人多。”

派对不应该就是个社交场吗——通过一群人认识另一群人,通过朋友再结识他的朋友,觥筹交错,顺势扩张人脉关系。

“这种刻意的认识人的方法……”吴磊不喜欢那份功利,“随缘认识才最好,没有任何理由和目的地成为朋友才有意思。” 他提起大学时,上公共英语课,有个同学默默坐到最后一排靠近角落的位置,那同样也是吴磊最爱的位置。吴磊相信,他不可能立刻认出戴着口罩和帽子的自己。两个男生顺口聊起游戏,然后约好一起去食堂吃午饭。这就是他所谓的随缘认识——想和吴磊成为朋友,“首先就别去想‘如何成为我的朋友’”。

吴磊组织派对,我是说如果,可能会出现的主题是“睡衣派对”。

吴磊 | 未知派对

吴磊

“一群人收工后,聚在某人房间里,一起吃吃烧烤,喝点东西什么的”,然后我们来着重打量一下吴磊的睡衣,他的睡衣是全棉质地,只可能素色花纹,一整套,“用我姐的话来说,属于‘夕阳红睡衣’”。

吴磊想过组织朋友们一起去骑马,骑马是他喜欢做的事之一,但是很难找到在这一点上志同道合的小伙伴。大家似乎都怕马。吴磊试着发出邀请,得到的答复是:好呀,等你骑完告诉我们啊,我们一起吃饭。

派对人数的话,会是十人左右,超小型。

人太多会尴尬,吴磊小心地挑着参加派对的人选,他是谨慎、体贴、善于观察、尽力让所有宾客舒适的主人:“把朋友喊到一起,大家肯定得彼此喜欢,彼此认识,我可不会让其中某一个人成为尴尬的存在。”

朋友多来自影视圈,能成为他的朋友,很重要的一点是“不八卦”。

“不把你的事、你说过的话再去告诉别人。”以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,吴磊难免顾虑,“如果是靠谱的朋友,大家就可以畅所欲言了。我是一个不会在别人背后说闲话的人。当然,如果是我的朋友,我一定会想要知道他的事情——如果连了解的欲望都没有,也不称为朋友了,不是吗——但对别人的隐私,能否做到守口如瓶很重要。”

身边好友大都比吴磊年长,也有关系亲密到可以互相倾吐心事的,称为“半夜来电话的朋友”。

“那个时间,电话一响,我都不用看,就知道是他。”拥有这份信任,吴磊乐意扮演聆听者,“很多时候、很多人只是缺少一个倾诉对象——他又不可能坐在马桶上自言自语,我安静听着就好了。他们也并不怎么需要我的建议。就像我自己需要倾诉时,心里早已有答案,不过需要信任的人的一句引导。”

那你呢,会去和人分享秘密和心事吗?

“可能……也只有一次两次。”吴磊表现出了超越20 岁的成熟,这非常符合大众对他的印象,遇到困境理性内敛,“我愿意想办法去解决问题,而不是为了问题反复纠结。”

现金网彩票-现金网代理-老虎机现金网-推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