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的派对带着夏夜晚风咸湿的味道。海边的沙滩上,夏日最后一丝张扬的温度被潮水逼退。夜晚变得静谧又深沉,仿佛冲浪板的喧嚣与遮阳伞的艳丽都不曾存在过。沙滩上摆放着好看的桌子、舒适的椅子——一切都是那么简单,与华丽无关,恰恰是欧阳娜娜喜欢的样子。

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

律动

欧阳娜娜的派对带着夏夜晚风咸湿的味道。

海边的沙滩上,夏日最后一丝张扬的温度被潮水逼退。夜晚变得静谧又深沉,仿佛冲浪板的喧嚣与遮阳伞的艳丽都不曾存在过。沙滩上摆放着好看的桌子、舒适的椅子——一切都是那么简单,与华丽无关,恰恰是欧阳娜娜喜欢的样子。

前一阵子,她去看过另一片海,在三亚,拥有了短短两天的假期。她很喜欢海边的感觉,总觉得自己的派对一定要是在特别美的海边,才算是尽到了基本的诚意。

“充满音乐的环境”,这样的设置于她而言是理所当然。她要和大家分享一些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,R&B,爵士,又或许是布鲁斯。她的派对大招就是“能够做一个好的DJ”,把自己最珍藏、最宝贵的歌单全部拿出来——等等,也不是全部啦,到底还是对自己的歌单有浓浓的保护欲,可以拿来分享的已经是大度的选择,还是有一些歌单,只留给自己,她不舍得过多分享。

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

音乐之外,美食算是顺位下来的另一个“大招”。她喜欢吃西餐,自己会做一些家常版的意大利面,肉酱意大利面和白酱意大利面都会出现在她的菜单上,蔬菜沙拉也不是难事,偶尔也会尝试做一些甜点,例如苹果派或是松饼。当然,这样的场合,最适宜做给大家的甜品是抹茶蛋糕卷,那曾是她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尝试。绝对不会出现在菜单上的是泡菜饼和巧克力布朗尼,因为尝试之后发现“蛮失败的”、“完全失败”。派对上,你也许会发现主人欧阳娜娜并没有充分享受自己的烹饪成果:平日里,她做好的美食,最先尝到的也一定不是自己,她喜欢拿给家人朋友,这让她觉得满足。

派对的宾客的确都是她最亲密的家人和好朋友,看不到一张陌生的面孔。隐去艺人的身份,生活中她总觉得有几分“不自在”,喜欢待在熟悉的环境里,不喜欢认识新的人。在陌生人举办的聚会上,你绝对不会看到她的身影。

“其实 party 离我还挺遥远的”,忙着招待大家之后,坐下来的欧阳娜娜也许会这样跟你说。在学校里,她自认为是一个孤僻的人,“非常孤僻,从来不出去”,有时间就仍是和此刻餐桌上这些熟悉的人聚在一起。人生中有限的跟 party 相关的回忆,都是在工作结束之后,参与品牌的 after party。当身边围绕着自己想要待在一起的人,她才可以开心地融入一点派对氛围。

她不太会跳舞,也不是会站在人群最前面跟着音乐动起来的人,你会在角落里发现她,坐在那儿,伴着音乐,身体忍不住有一点小小的律动。“你会觉得大家都美美的,在工作了一整天之后,可以放松地去享受一下,我觉得那样的场景是美好的。”

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

渐入佳境

如果说派对到底有什么魅力,自由一定是答案之一。很奇怪,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,你也许反而会释放平日里克制与隐藏起来的那部分自我。有人会开始喋喋不休,有人会开始手舞足蹈,有人会举着自己的鞋子在沙滩上疯狂奔跑。

欧阳娜娜不属于以上人群。你能想象到她最荒谬的画面,是她突然换上了日本漫画《进击的巨人》里拿枪的角色,或者是选择竞技游戏《绝地求生》中的基地服装,她觉得那样的造型简直太酷了,一直想要试试看。此前万圣节的时候,她也蠢蠢欲动,因为实在买不到这样的衣服,只能扮成了《白雪公主》里的毒皇后。

气氛正浓,派对上混入了什么奇怪的生物。“它是我从以前到现在的一个 spiritual animal ( 心灵动物)!”派对主人欧阳娜娜介绍道。客人们才看清,原来是小鹿斑比。那是迪士尼里的一个角色,在它的故事里,并不是只有童话世界的单纯与美好,更关乎如何一点一点认识真实世界,并在其中成长。欧阳娜娜喜欢这个角色,如果有一天,她进入《哈利波特》的魔法世界,学会了“呼神护卫”这个可以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的魔法招数,她的守护神也一定是小鹿斑比的模样。

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

大家三三两两玩起了游戏,这不是欧阳娜娜太擅长的领域。之前在综艺节目《明日之子》中,她表演过无厘头的技能“魔术大掰头”,用手将脑袋那么一掰,表演结束,挺无厘头的。在 vlog 里,也挑战过你画我猜和绕口令,自我评价是真的没有太多游戏的天赋。私下里,她的确很少有时间去玩游戏,偶尔和朋友们一起“吃鸡”,也是更喜欢在游戏里和大家交流的感觉,胜负和技能从来不在她的兴趣范畴之内。

“图个高兴”,她说,派对不就要这样嘛。

如果站得更远一点,从派对中抽身出来,将此刻的画面作为一个群像来观察,欧阳娜娜更像是在一场疯狂里,令人安心的、会照顾所有人的存在。在一个家庭范本里,作为中间出生的小孩,她从小就在被姐姐的照顾中、照顾妹妹的过程中,学习到“照顾”这个词语的应用方式。这并不是一种与生具来的善意,也不是基因里就懂得如何去爱,是像小鹿斑比一样的成长,“后来,我会知道,原来照顾一个人是这个样子的,你要去照顾TA 的情绪,要去照顾TA 的‘做不到’,甚至有时候陪伴也是一种照顾。”

在爸爸妈妈那里,她仍贪恋那种作为女儿与小孩的依赖感。她和爸爸的交流不算太多,日常问候之外,她会把自己当天的行程和通告发给爸爸,让他知道自己今天在什么城市、做什么事情。爸爸现在挺多时候会跟她撒娇说“爸爸想你”,她会说“好啊,明天打视频给我”,或是也一起肉麻,讲“I love you”来表达自己的爱。

欧阳娜娜 | 十分之一派对

欧阳娜娜

跟朋友相处,她变得“能说”,一种潜在的“特异功能”似的。无论是对方在感情上还是工作上遇到问题,她都变得很愿意去鼓励别人,朋友也都会因此变得开心起来。倒也不是说了恰到好处的好笑的抑或体贴的话,“好像遇到了对的朋友,你说什么对方都可以 get到那个点。”

互相协调时间是她和朋友们维系友谊时最常做的事情,今年,因为出行受限,大家反而因为机缘巧合都聚在上海,“我们以前常说要一起在上海,现在就真的实现了,这一切很特别”。能安排上一段新的旅程,是现在让她觉得快乐的事情。

现金网彩票-现金网代理-老虎机现金网-推荐官网